欢迎访问山东AG体育 | 首页板材有限公司网站!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0543-6981812


技术设备

当前位置 : 首页 > 技术设备

互联网巨头入场 阿里美团肉搏社区团购

点击: 1  编辑:AG体育 | 首页 时间:2020-07-21

来源:时代周报  社区团购赛道硝烟再起。  7月16日,有媒体报道,阿里零售通事业部近期正在筹备组建一个新的社区团购部门,负责人邹志俊不久前已到位,职级为P10,向零售通事业部总经理林小海汇报。  加入阿里前,邹志俊为创业公司妙生活创始人兼CEO。据悉,妙生活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扎根于上海的生鲜电商平台,2019年底,妙生活因成本高企等原因停摆。  针对即将开展的社区团购业务,7月16日,阿里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暂没有更多消息可以透露。  不止阿里,美团也在近日宣布入局社区团购市场。  7月7日,美团发布组织调整公告称,将成立“优选事业部”,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负责。同时,原小象事业部更名为“买菜事业部”,继续加速发展美团买菜业务。  6月中旬,也有媒体报道,滴滴已在成都试水社区电商业务,并吸引大量团长入驻。  “目前社区团购赛道已逐步向头部公司集中,滴滴、菜鸟及美团等巨头的入局或许不具备先发优势。”7月19日,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冯彦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冯彦娇认为,作为管理社群的中坚力量,团长将成为多方势力争夺的对象。  赛道再升温  “社区团购是由平台解决供应链,采用二级代理制度,以小区业主等作为团长,面向小区居民,通过拼团的方式,以更低的价格,为居民提供产品的一种社区社交新颖的商业模式,而团长则可以从中得到抽佣。” 冯彦娇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前,社区团购本已进入沉寂期。而突如其来的疫情给社区团购赛道带来了转机,其规模化、无接触配送的特点符合疫情期间消费者的需要,并带来了订单量和用户数的暴涨。  此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每日一淘副总裁陈言卿曾表示,在疫情影响下,每日一淘旗下的社区团购板块一淘心选订单环比大涨。  十荟团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王鹏在今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从今年2月和3月的用户数据来看,月新增付费用户数量对比1月,增长了4―5倍。  “这些用户并没有随着各地疫情的减弱而流失掉。” 王鹏说道。  或许是看到了疫情期间社区团购表现出的巨大潜力,近两月,社区团购平台屡屡传来融资消息。  6月10日,同程生活获2亿美元C轮融资;1日,兴盛优选获2亿美元B轮融资。此外,十荟团在今年1月9日已获得8830万美元B轮融资的基础上,又于5月30日完成C轮8140万美元的融资。  从公开信息可以发现,这类社区团购平台目前已积累一定优势,业内人士认为,在先行者的努力之下,社区团购的盈利模式基本已经跑通。  “3月份我们的GMV达到5亿元,目前,十荟团大部分城市都具备持续性规模化的盈利能力,一季度总体的节奏还是比较好的。” 王鹏表示。  7月17日,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相较于散单派送的生鲜平台,社区团购能有效降低平台的各项成本。利用团长的熟人关系网络,平台获客更容易,而有限品类的大规模采购可以降低采购成本,规模化的运输更是可以降低每单运输成本。  团长成关键  事实上,在亲自下场争夺社区团购这块蛋糕前,巨头们早已通过投资的方式押宝该赛道。  2019年和2020年初,阿里巴巴两次参投社区团购创业公司十荟团;而腾讯则在2019年5月参与投资了兴盛优选;早在2018年12月,同程生活背后也出现过腾讯的身影。  如今巨头亲自下场,赛道中的头部企业又获融资加持。近日,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赛道或进入团长争夺大战。  “社区团购的成功之一在于团数和购买力,吸引并牢牢团结足够多的高品质团(高客单价、高品质、同类精准人群),团长应该是其中关键。” 7月19日,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对于团长的作用,十荟团联合创始人陈郢在今年4月也曾表示,在一个电商公司,拉新、营销、履约几个成本加起来,一般会占到其销售额的20%―40%,这直接导致了生鲜电商企业很难赚钱。而在社区团购这个模型里,拉新、营销、履约这三件事全部由团长承担。  “巨头的入局或许会倒逼现存玩家加强对团长的管理及供应链的建设。”冯彦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美团目前与兴盛优选的打法一致,目标社区夫妻便利店为团长人选。  这与阿里的意愿也颇为相似。据悉,本次打算开展社区团购业务的零售通,是阿里巴巴B2B事业群针对线下零售小店推出的一个互联网一站式进货平台,为城市社区零售店,提供订货、物流、营销、增值服务。  “虽说疫情期间社区团购很抢手,但疫情后还是恢复了常态,还是得拼价格。而在竞争中,我们发现获客和人员维护成本带来的压力很大。”7月17日,在山东经营有社区团购业务的企业负责人周常(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社区团购并不是一门简单的生意。  “人员的维护非常麻烦。今天这个团长在我这,可能过一段时间就被另一批人拉走了。”周常说道。  巨头难谈优势  冯彦娇认为,社区团购的基本要素可归纳为三个,除了针对团长的有效管理体系和对用户的小程序或社群的管理之外,最重要的其实是供应链基础。  “团长拉起的私域流量对于社区团购的启动至关重要,但最终能否做成,则要看平台供应链的长期供给能力以及地区中心仓的仓储能力。” 冯彦娇说。  而在供应链建设上,业内人士认为,入场的巨头并不具有优势。  “与传统生鲜电商平台不同的是,社区团购主要渗透于三四线及以下低线城市。而目前美团等巨头都在一二线城市完成了布局,唯独在下沉市场存在缺失。”冯彦娇说道。  此外,就算社区团购,主要经营的产品也是生鲜,这非常考验赛道内玩家的生鲜运营能力。  “消费者的认同才是社区团购平台能否运营良好的基础,如何挑选及以合理的成本采购到优质的产品,并及时配送,是由平台的生鲜运营能力决定,而巨头并非一定会有这个能力。”赖阳说道。  7月20日,广州芸谷科技有限公司CEO宋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阿里的挑战在于构建活跃的用户关系网,同时组织本地化的供应链体系。  7月17日,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阿里具有海量的供应商数据,并具有一定识别供应商好坏的能力。但与传统模式不同的是,阿里此前属于平台垄断流量,而社区团购是以私域流量为根基,需要将社交因素考虑在内,建立消费者之间相互的联系,阿里在这一方面并无强劲基础。  此外,在供应链方面,虽说模式不尽相同,但兴盛优选、十荟团等平台都已经有了一定的供应链先发优势。  王鹏在采访时表示,十荟团已经有了隔天就将生鲜产品送到乡镇一级团购用户手中并达成盈利的能力。  而兴盛优选也已建立“中心链—网格站—门店”三级物流配送体系。与兴盛优选合作的供应商,只需把产品配送至兴盛优选的仓库,分拣、配送的工作全部由兴盛的员工完成。  7月17日,一名兴盛优选的供应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疫情期间自己无法向农贸市场供货,便转而成为了兴盛优选的供应商,发现兴盛优选的抽成较低。  “它的账期也是可预测的,基本上等于客诉处理周期加上银行通路延迟,一般都在5天以内。此前我接触的个别生鲜电商平台有90天的账期。”该供应商说道。  如此看来,尽管互联网巨头手握资本、规模等方面优势,但在眼下的时间节点入场,依然充满挑战。
返回首页